Hikki

愿你俩为国营业全年无休

论我的磕cp洁癖。
自己关注的太太在写别的墙头,取关。
看到某些新标签几次,添加到屏蔽名单。
自己关注的人推荐别的一堆西皮,从此不看ta的推荐。
现在基本只靠秘密花园粮仓存活着…

全军覆没也要赞美你!

热搜上发生了令人呵呵的事情。不提也罢。
只想说一下,去年今日,龙夺冠后采访表示终于和他并肩了,老张火速发微博,我们都在天上。

港公最给我亲切感的,是这块紫金绿三色挡板幕布。两年前的糖山糖海,炸到天上不知所措,以及默认加入护蟒小分队……两年了。

一卸lof就来大糖😌

最近冷得出奇…我以为蒸煮又发几百米大刀了,去微博看并没有…每日看首页,发现爬墙出坑的太太越来越多…其实tag被屠对我影响不大,没屠的时候我也不搜tag看al,就看首页…我兴趣爱好真狭窄,仅有al,现在看着首页几十对cp,黑人问号无穷尽…好想lof出一个屏蔽功能…

再看那公开的海岛照片,我竟想起了刚入坑时拜读的镇圈神文之一——《潮骚》。

一点也不那个,只是有点想敲某壳头,你特么挑的这日子!7年前的今日老子失恋好不好!你俩发刀的日期能不能别撞上我!😌

此刻心情如此歌。

当然,这次的heartbreak不算什么。

冒个泡,扔堆雪

下了这么大的雪,听说是把北方的份儿也下了。于是…来个开头…不能空手见仙女们…

就是个开头。结局任猜,bgm任猜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大雪刚停的夜里看到的比什么都好看。张继科记得,去年冬天有一晚他洗完澡出来,捏着衣架的头,哆哆嗦嗦挪向阳台,马龙却已经候在那儿,背对着他一连串地招呼:“继科儿继科儿!快过来快过来!”

他迎风打了两个喷嚏,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看楼下,就感到一股雪光细细密密地扑上来,把他睫毛往下扯。 “哇!”他夸张地叫起来,仿佛不小心摔了下去,离他还有三层楼远的雪突然加速放大,一瞬间就贴到了他脸上。他同时感到了刺眼的白和刺骨的冷。

“好看吧?”马龙看着张继科恍恍惚惚地把衣架和衣服递到那片雪上,伸手握了他手臂上一角睡衣,笑咪咪地问。

张继科点点头。这场雪下得忒大了,上班下班只顾着撑伞走,这会儿才注意到一楼平房车库顶棚的雪。四五栋连在一起,铺开一幅其长无比的雪毯子。他侧耳听了几秒,听不到衣服滴水声,应该是滴在雪上消了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