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kki

愿你俩为国营业全年无休

永远在一起

不是he。

周三下了不小的雪,于是赶出这篇悠久历史源自去年冬天的烂尾文。

两条线,一条回忆过去,一条叙述现在。看了不知所云的仙女欢迎告诉我……自己作死要试这种写法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外面不知道是下雨还是在化雪,张继科也不看。他站在厨房,跟着滴水的拍子切菜。有些水滴直直地砸到楼下顶棚,有些磕着晾衣架中途转了向。张继科特意挑几种声音同时迸发出最大音量的瞬间,下去一刀。


三下五除二,他低下头去看着菜,每一丛都瘫在他手底,深绿的缝隙里只有砧板乱糟糟的刀痕。


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开学前,马龙拉着他去买正装。长得要命的女装区过道和沿路脏脏的残雪让他走得烦了,突然感到自己一只手沿着手指线条陷入几个又软又暖的缝隙。那是他俩第一次十指紧扣。莫名其妙的水到渠成。


马龙还会来找他吗?还会在他切菜时打电话叫他马上到楼下菜市场门口吗?张继科每天都在等,但只敢等马龙发微博,等一个出现马龙的梦。他推开窗放砧板,看到楼下车库顶棚的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。等马龙的年月里,该有一千堆雪给化完了。感觉轻松又漫长。


马龙是一个等不来的人,没人知道马龙什么时候会突然英勇。除了敢在闹市扣紧张继科的手,心情好了,还敢在人很多的公交车里枕着张继科肩膀玩手机。大概对马龙来说,那个暧昧动作根本无关勇气,就是觉得在张继科身边很安心罢了。


张继科多年都想不通,如果马龙不喜欢他,怎么会有那些举动。他单方面给马龙定了性——“那就是个爱我而不自知的小傻瓜。”定好了回头看,那小傻瓜真可爱,傻得可爱。


马龙最主动那次,也是雨夹雪天气,张继科下班回来正切菜,突然接到马龙电话,说是单位宿舍还没装网太无聊,过来玩一下,第二天再早起在对面公园坐单位班车回去上班。张继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:就一晚也要特意跑过来?周末刚呆我屋里两天,才过一天就憋不住了?真不矜持,真少见……想是这么想,他还是撂下菜刀跑地震般极速跑下去。


马龙站在百步开外的小菜市场对面屋檐下,反背着手。张继科小心地走过去,单手收了雨伞,看地上搀了淤泥的雪上沾着两片软塌塌的菜叶,就把伞上的雨水甩到菜叶上。马龙从背后递过花来,他眼神没定,以为又来了两片白菜叶。“给。”马龙小声说,眼睛笑得弯弯的。


他俩在各自的毕业典礼都给对方送过大捧的花,然后抱着花合影,做足仪式感。这花应该是在附近一家贼贵的花店买的,张继科对花名很有印象——白蝴蝶花。是种热带花卉,在这里得恒温供着。从马龙走出花店开始,就在风雪里瑟瑟发抖。就这么两朵弱不禁风的小东西,竟然漂漂亮亮地偷袭了张继科。


送花已经过去了七年,张继科做了千百个梦,都没再梦见马龙给他送花。他睡前很老实,一条手臂搂住自己的腰,一手摩挲着另一只手,模拟出和马龙十指紧扣的状态。再往后,能梦到和马龙有说有笑同路走半分钟,他就很高兴了。那个送花的情景只是他一生唯一的梦。


花在瓶子里插了一个礼拜后,雪白成了米黄,但张继科看着它俩开心得很。他打算周末去马龙单位宿舍,带着一种陡然飞升到恋爱制高点的意气风发。


结果惨了。马龙不知道在忌惮什么,全程翻脸不认人。公寓楼楼道都没见到几个同事,他也禁止张继科拉他手搭他肩。张继科心凉了一半,想着晚上睡觉才有机会,便忍辱偷生。单人宿舍单人床,床还像大学宿舍那样凌驾于写字台书架衣柜头顶,最适合把马龙锁在怀里入睡。完了马龙拿出两个枕头两床被子,严厉警告睡觉不规矩的就滚下去趴桌子睡,警告完毕便速度进入黑甜乡,张继科想向隅而泣都泣不出来。


半夜三点多张继科醒过来,爬下床披上外套,头抵着桌子天人交战。几个小时后得出了两点结论:第一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一夜回到解放前的事实,第二他要和马龙分手。


张继科所谓的分手,意思是暂停对马龙的追求。他受伤了,当然要暂停行动,接下来还要马上坐车回自己窝清理“爱情垃圾”,才能体现分手仪式感。


刚上公交车,外面又下雪了,越下越大。他回到家,翻到天黑,只想扔他和马龙的碗筷。他跑下楼,一楼外垃圾桶旁边的路灯早坏了,黑夜里发光的只有雪,桶里的垃圾都被雪淹没了。他把两只碗叠好再松手,碗落在雪上都没声音。按下雪的势头,两只碗夜里盖着雪毯子睡觉没问题。


过了几天马龙约他出去吃寿司,再过几天他又约马龙去书展,来往恢复了。张继科心想,就随事态自由发展吧,大概还要经过几轮分分合合才能彻底分掉。


彻底分开就是彻底改急起直追为坐等。张继科没见马龙几年,就等了他几年。等马龙发现忘不掉他放不下他就够了。这动作很轻松,天天视奸马龙微博即可。


夜里,他晾衣服时听到水滴到一楼平房车库顶棚的声响。他想起那个雪夜,衣服滴水滴在雪上是没声音的,还有那夜的马龙,候在阳台一连串招呼他:“继科儿继科儿!快过来快过来!”


那是他和马龙的最后一夜,在送花后一年的冬天,雪是初雪。“恢复来往”大半年,才得到一次宝贵的同床机会。马龙却拖着不进被窝,光握着张继科一角睡衣,笑眯眯地问雪是不是很好看。他便真的伸头出去看,一股雪光细细密密地扑上来,把他睫毛往下扯。“哇!”他叫起来,同时感到了刺眼的白和刺骨的冷,仿佛雪一瞬间贴到了脸上。他一点也不想看,他想赶紧回床,当马龙的挂件。


于是马龙一关床头灯就被他紧紧贴着后背睡下了。马龙挣了一下,纵容了他。这不能说明什么,马龙最常做的事就是纵容他。可纵他闷在被窝里半小时后,换了个更奇特的姿势——张继科像浮出水面吐泡的鱼,睡回自己枕头,脸朝着墙,背挺得直直的,马龙的后背竟然迅速贴了上来。两人的背部肌肉绷得紧紧的,不说话也不放松,站军姿般坚持了大概两个多小时。期间,张继科没睡,他相信马龙这种浅眠人更没睡。


那是两个人都清醒的几小时,不是做梦。背后的温度是实实在在的,在它支持下张继科找回了久违的简单纯粹。马龙不喜欢我,怎会这样?马龙喜欢我,怎会那样?两个常见的思维句式都被他抛弃了,他像个睡不着的乖小孩,静静数着谁也不舍得离开谁的一分一秒。


张继科心里涌现很多个以前的自己,还是居高临下看的角度。先是他跑下楼接马龙,引着空中的雨雪飘飞方向迫切地指向马龙的位置;接着是他伸手接花几秒内,他俩成了光源,包围他俩的雨丝反向发光,虚化周围一切嘈杂;再就是那个捧着花飘飘然的风雪夜归人。“幼稚!”他心中偷笑。站在当下的高度俯瞰,收到花的“我爱的人也爱我”式最幸福瞬间,不过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幻觉。


然后他看到了在马龙床下书桌趴着伤心欲“分”的自己,处在谷底确实惨。往后是“分分合合”时期两个人来往的样子。最后那些幼稚模样都消失了,他只顾着消受着背后的温度。他想起童话故事的结尾,合适到他抿嘴偷笑——“经历了那么多跌宕后,他们终于能平静幸福地在一起了。”


都怪他想太多。萌发“我喜欢马龙”感觉的那天,纯真如初雪。可是,紧接着他要去追马龙,要揣度马龙的心思,要马龙回应他,要听到马龙说也喜欢他……兜了几个大圈,如今两个人无欲无求地躺在一起,才发现目标就在他们紧紧相连的后背。你的体温对我有意义,我的体温对你有意义,所以别分开。


就算是最后一次睡在同一张床上,张继科想。就算明天起床后就分开,张继科已经拥有了老哲学家的达观坦然。


往后分开的六七年,在少雪的南方不过是下十来场雪的功夫。今年的雪特别少,一场雨夹雪下完才一周,马龙就在微博直播年假浪游斯里兰卡了。张继科习惯性刷微博看他更新,脸上心里都是无所谓,反正又等不到什么。


微博直播第三天,马龙到了个印度洋边的国家公园,发了两张没人的图,一张海边一张远山。张继科一看文字,乐了。这么大个人还抄歌词,一整篇《星语心愿》歌词!“眼睁睁地看着你,却无能为力,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……”张继科嗤笑完毕,才发现漏了最后一句——“就向流星许个心愿,让它知道我爱你。”嗬,一没记性二没胆,还指望他在微博表白?张继科又嘲笑了一次,关机睡觉了。


第二天他开机呆掉。马龙的抄歌词微博后头隔了四五个小时来了两条新的。什么“在印度洋边,表白一波”,什么“写下我对你的♥”,配图是沙滩上划出来的大爱心,就差填上张继科的名字缩写了。这不就是他最想等到的吗?全是表白呀!


张继科很快冷静下来,看看更早的抄歌词微博图片里的山和海,再看看那两条表白微博。真的,所爱隔山海。这样的远距离表白,竟然还不如那晚不说话的背对背拥抱。


他的生活没有因这几条微博发生任何改变。上班下班,做梦醒来,等放年假。


拎年货回来那天,他拿着拆掉的包装到楼下扔,多看了垃圾桶一眼,忽然很渴望再下一场大雪。他很想念那两只被他叠在一起扔掉的碗,两个人在一起是不可能的了,至少还有两只碗在那个雪夜盖着雪永远在了一起。


酒劲

8102要完了,懒癌如我连点糖/玻璃渣都没造出来,实在对不起还没取关的400多号仙女……


以上就是我写个be的理由……


预警完毕。


根据身边人的故事写的东西。

私设龙不会喝酒一喝就过敏,倾向于无差。

仍是我最爱的城中村同居系列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马龙的最新微博,放了一张菠萝啤瓶子图,配上两个字“过敏”,被评论区群嘲。张继科笑出猪叫之后,想到的第一句台词却是“这倒霉孩子”。


张继科离得太远了,没法像同处一室时走两步就打到马龙的屁股,也不能朝他脖子吹气,只能云摸这倒霉孩子的头。


谈恋爱远不是一瓶酒灌醉这么简单。张继科和马龙刚毕业那一年,马龙搬进他的城中村出租屋,找了两个月的工作,和他事实“同居”了两个月。这期间,张继科绝大部分时间是清醒地纠结着的:两人都是性别男,从初一当死党到现在,说句生日快乐都嫌肉麻,怎么让马龙感知他那颗想永远黏他的炽热心?


张继科很想和马龙之间是包容与被包容关系,或者强弱关系,那样多么简单粗暴易动手。可惜。


怕腻歪,怕甜齁,怕麻烦。男生之间的爱意就是这么束手束脚。无数次经过电脑前准备面试资料的马龙,张继科都得紧急喊停去抱他的冲动。在这一房一厅的小小出租屋,张继科还不知道从屋里哪个点冲到马龙怀里,才不会吓着他、灼伤他。


某天,张继科抓耳挠腮地看着QQ聊天记录,想出了一个不得已的战术:假扮小孩和马龙谈恋爱。依据是马龙在QQ上说的一句话——“在朋友之中,我最疼你。”


这是马龙能说出来的最接近肉麻的话了。尽管张继科听后第一反应是失落,是想边打他屁股边喊“怎么不直接说爱我”的冲动。形势紧迫,这话变身为张继科的战术灵感来源了。


张继科给自己的定位很简单,就是一个被拒过的单恋者。什么远大目标(狼子野心),都得收好,先让马龙松防再说。当小孩,是他那时候自以为最好的松防手段。


张继科就是要把爱情里的牵手拥抱,故意曲解成小孩子要大人抱抱、要牵大人的手才敢在街上走。目标不外乎能多黏马龙一会儿,以免自己发冷难受。


让自己的贼心死而复生?想太多。


两个月里,张继科当过各种小孩,如调皮捣蛋沙雕系小孩,趁马龙洗菜打人屁屁;心机系小孩,想趁马龙睡着占便宜,但常被抓包,卑微如做错事被罚站的差生;小大人,隔着屏幕叫马龙宝贝,骂他小傻瓜,这些话让暖男对女朋友说效果还不错,而张继科说了就像小屁孩说大人话,只能惹得马龙咔咔大笑。


马龙还是那么机警。张继科得到一个五分钟的熊抱,马上跟来的就是严厉警告“不准举止不文明”;得到一次吻脖子后的无声原谅,接着就是QQ那头连发的呕吐表情。


张继科执行该战术之前,列了一个长长的“合理性”单子。实际操作时才发现挑战比合理性多得多,效果比之前的战术还差。他不得不用他脆弱的心灵,去承受“儿戏”中的巨大落差;用他“幼小”的心灵,去领悟“瞬间即永恒”这般高深的道理——夜里偷偷抱马龙一次,就领悟一次。


张继科把战绩不佳的锅扣给了马龙——连儿戏都玩不起,当然是怪马龙防备心够强,头脑够清醒呗。


形势很严峻,张继科没招了,已经准备好捂着玻璃心回到解放前了。就在这时候,一场酒后过敏事件,从天而降。




那时马龙找到了工作,搬去单位宿舍,为期两个月的“同居”生活宣告结束。正式上班前两天,大家给办了个饯别会。所谓的大家,主要是住在这个城中村周边的几个觊觎马龙的女同学,其中有一个还在马龙找工作期间上门送过手办。


大家在城中村烧烤摊打包了鱿鱼鸡翅和啤酒。吃喝一时爽,半夜修罗场。马龙频频跑去浴室冲凉。张继科不知道怎么了,只知道马龙每掀一次被子下床,他心里就有一些暖的东西流失出去。他分秒必争,马龙却一去浴室就是十分钟,他十分钟十分钟地碰不到马龙,一宿过得叫一个颠簸流离。


早上起来后,两个人在房东的带领下,去公寓楼附近一个小诊所挂水。那是个典型的城中村小诊所,门口挂着无痛人流大招牌,吊瓶滴下来的药水味直让张继科怀疑是不是过期的。马龙试屁股针时,他就站在房间门口欠揍地朝马龙比v字。试针完毕,马龙突然叫张继科过去帮他扎裤带。张继科在他背后俯下身,犹犹豫豫,到底还是被他拉着手圈到他腰上。马龙给了他一个微笑的侧脸,又甜又害羞,在小诊所昏黄的灯光里居然有一种“有你在就安心”的色调。


张继科受惊一般跑了出来,借搞清洁为名先回出租屋。在屋里默默扫着地,心也要跳出来——这是他第二次被吓怕了吗?之前被吓得不敢胆大妄为,现在却要被吓唬着相信自己中了奖?


马龙挂水回来后,张继科已经搞完清洁。他收拾了十来分钟行李,就可以开门走人了。张继科站在客厅看看大门,又看看他,突然发现眼眶蓄了眼泪,赶紧上前两步抱住马龙,把眼泪滴在他锁骨和脖子间的凹陷里。


张继科记不清马龙有没有回抱他,只是一个劲地用“瞬间即永恒”来告诫自己不要贪心。过后,才想到那个熊抱长达三四分钟,漫长得弥补了马龙昨夜去浴室时累积在他心里的空虚。


熊抱完了,马龙还不走,坐在电脑椅上,让张继科挂在背后。


这是个绝佳的说小话机会。张继科想凑近他耳朵偷偷说:“宝贝,我看到你恋爱的模样啦,我不会告诉别人的。”但张继科只是捏了他两个耳垂,什么也没说。


时间过得漫长而甜蜜,张继科就像一个小孩子倒在酸奶慕斯上,甜得没有声音。


马龙为他心软的样子最好了,足足把开门走人的时间往后拖了半个小时。张继科送他出去坐公交车,一路默默感觉自己生无可憾。


还没完。马龙才上一天班就赶上了周末,周末晚上,马龙毫无预警地跑来城中村,在菜市场门外送张继科两朵姜花。张继科一时感到周围的熙熙攘攘全被虚化,不知该说马龙的酒劲大,还是他的酒劲大。


张继科接过花,被幸福冲昏了头脑。早知道喝个酒会变成这样……


又过一周,他巴巴跑去马龙单位找他,被一句翻脸无情的警告贯穿始终——“举止要文明!不许动手动脚!”


直到张继科受不了冷落离开,马龙都没有让张继科再见到他酒后过敏的样子。


马龙心软三连之后再无心软三连。张继科刚要膨胀的贪欲探了个小脑袋出去看,外面的世界一点也不友好,辽阔地包围着自己的是无期限无节奏无所适从。


张继科便缩回头去,蜗居在回忆里,反反复复回味那个醉酒后甜蜜柔软如酸奶慕斯的马龙。


那个时候,他俩实实在在地恋爱着。虽然连“我看到你恋爱的模样了”之类的话都没说。酒劲过后,他俩都能坦然承认,以后不但不想看别人恋爱的样子,还只稀罕彼此那可一不可再的傻样。


现在才知昨天同框发糖……北极圈里的一把火啊……

623晚上在写字楼楼下小馆子边吃麻婆豆腐饭边看球的截图,还在……风雨何妨定东京,welcome back 688

应景发喵。

半年没产粮,还有470+粉,甚是欣慰。

论我的磕cp洁癖。
自己关注的太太在写别的墙头,取关。
看到某些新标签几次,添加到屏蔽名单。
自己关注的人推荐别的一堆西皮,从此不看ta的推荐。
现在基本只靠秘密花园粮仓存活着…

全军覆没也要赞美你!

热搜上发生了令人呵呵的事情。不提也罢。
只想说一下,去年今日,龙夺冠后采访表示终于和他并肩了,老张火速发微博,我们都在天上。

港公最给我亲切感的,是这块紫金绿三色挡板幕布。两年前的糖山糖海,炸到天上不知所措,以及默认加入护蟒小分队……两年了。

一卸lof就来大糖😌